作文网
  • 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秦琴一震,顺着萧殿手指的地方看去。  天堂和地狱,仅是一线之隔。  “啧,来晚了呢,看来这的魔物都没被收拾干净。”萧殿笑了,她的蓝色眸子里一如同那画面一般,血红一片。  她